海南今古阁收藏网

地址:海口市华发大厦4楼412
电话:0898-68589253
客户服务热线:18907568193 13976000112
传真:0898-68589253
邮箱:fansen@126.com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藏海拾贝

藏海拾贝

虎年说虎|卜工:三星堆-金沙出土的虎型文物,见证古蜀王者荣耀

发布日期:2022-01-20 22:57:35阅读次数:字号:

 

虎年说虎|卜工:三星堆-金沙出土的虎型文物,见证古蜀王者荣耀 

龙 精 虎 猛 看 蜀 光

文/卜工

生肖轮流转,又要到虎年。至此之际,三星堆再发掘生龙活虎的场景、金沙荣膺中国考古遗址保护展示大奖的龙精虎猛、古蜀文明藏龙卧虎的精彩发现像一幕一幕电影在眼前闪过,虎踞龙盘天翻地覆的感慨油然而生。随着古蜀文明研究的深入,人们逐渐认识到虎是中华民族精神文化中非常引人关注的元素,是特色鲜明的文化符号。三星堆和金沙遗址都不缺少虎的造型,在古蜀文明中究竟又意味着什么?

金沙出土商周铜虎

威严权力的象征

1986年三星堆一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龙虎尊(K1:158)是当年的明星文物之一。时至今日,此器依然十分孤独。同期发掘的二号祭祀坑出土青铜器9尊6罍或是牛首或为羊首,没有一件能与龙虎扯上关系。所以,此器颇受研究者青睐。

三星堆一号坑铜龙虎尊

《三星堆祭祀坑》里这样描绘它:

肩上铸高浮雕的三龙呈蠕动游迤状,龙头由器肩伸出,圆眼、高柱状角,尾上卷。腹部花纹为高浮雕的虎和人。虎,巨头,肥耳,尾下垂,尾尖上翘,虎颈下铸一人,人手屈臂上举齐肩,两腿分开下蹲。

这种人虎相系的图案,在长江、黄河流域的商代青铜器中并不少见。但龙虎人三者同框却十分难得。此器造型独特,工艺精良,活灵活现、栩栩如生。让人不禁想到湖南安化出土猛虎食人卣(现藏于日本京都泉屋博古馆),河南安阳妇好墓的青铜器中,那件铸有“妇好”铭文的大铜钺其纹饰作两虎捕捉人头,形象生动,令人胆寒,形似的图案曾见于“司母戊”大鼎的器耳,震慑意味非常明显。过去,学术界对此有许多推测,有的认为虎是奴隶主阶级的代表,人是奴隶的代表,还有的认为这类器物象征着人对自然的恐惧,其实,现在看来这些说法都有过度解释之嫌,虎的形象不过是威严权力的象征罢了。

三星堆一号坑虎形器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三星堆遗址,青铜龙虎尊、虎形器与特殊金杖相伴出在一号坑中,彰显出虎形器无比珍贵的特殊地位。据闻,八号坑的龙形器也具有虎头虎脑的特征,充分说明这里八座祭坑与古蜀王权息息相关。由此可见,虎文化在古蜀文明中往往与威严与权力相生相伴,已是不争的历史事实。金沙遗址的青铜虎饰和石虎则是其社会基础无比深厚的证据。

勇猛力量的化身

古蜀历史上,还没有哪一章比虎啸中原的牧野之战更精彩、更值得炫耀,更能说明虎虎生威的力量强大。武王伐纣牧野鹰扬是中国古史上的重要事件,也是蜀人出川,一战成名之地。牧野在今河南新乡附近。据研究,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会盟各诸侯国,以4.5万的联军兵力,迎战拥有70万之众的商朝精锐之师,不料竟逆袭而上,以少胜多,仅用一天时间便摧枯拉朽,横扫商军,直捣朝歌。此事不仅有《诗经》《楚辞》等先秦文献的记载,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西周利簋铭文也言之凿凿。其真实性绝无问题。在此旷世之役中,司马迁记录的外援中,默默无闻的古蜀榜上有名。古蜀将士“前歌后舞”的细节则见于《尚书大传》。遥想当年,“万里寒光生积雪,三边曙色动危旌”,牧野一战,中原易帜,古蜀名扬。初露锋芒的古蜀脱颖而出,创造出名垂青史的奇迹。在古史钩沉的漫长旅途中,牧野鹰扬成为千古美谈。

湖北盘龙城、四川广汉三星堆兽面

历史发展到今天,人们才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中领略到古蜀的强大实力,才知道牧野之战除了周武王联盟策略的正确,还有外援的无比强大。古蜀将士前歌后舞,虎啸中原。据记载,牧野胜利后,周武王以此战为蓝本,做“大武舞”,又称《武》,用于宗庙祭祀,成为周王朝的国家礼乐,生生不息,流传至今。由此可见,古蜀的虎威在中国古代史上影响极其深远。

王者荣耀的标志

虎素有百兽之王的美誉。斑斓猛虎,不怒而威,是其与生俱来的气质。由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虎牙观之,华南虎曾经在此游弋纵横,愉快生活。华南虎的犬齿小于西伯利亚虎,大于苏门答腊虎,稍逊于孟加拉虎。在距今6000多年前,长江与黄河流域的先民就期盼能够驾驭气质非凡,独往独来的兽中之王,倘若生前不能实现,死后在阴间也绝不放弃。河南濮阳西水坡M45中用贝壳堆砌的龙虎图形,充分反映这种至死不渝的期待。此墓与龙虎的不解之缘而在中国考古界声名鹊起,对龙虎图案的各种猜测纷至沓来,西水坡遂成为中国考古的一方宝地为人瞩目。

高庙白陶的纹饰

湖南洪江高庙的祭祀遗址出土的白陶罐上,在两座牌楼间横挂着虎头形徽号,闭目龇牙正是老虎发威的前奏。高庙的虎牙虽然格外夸张,但其样貌却在长江沿岸久久流传。这里的山地和茂密的深林植被,特别适合老虎的生存。所以,南迁到深圳咸头岭的白陶中这种虎头虎脑的徽号已然变异。在江西新干大洋洲的商代墓葬中、在湖北盘龙城的考古发掘中、在古蜀的三星堆祭祀坑里兽面被接力继承保存下来,长江面具虎头虎脑的特点被发扬光大。铜兽面的祖源出自远在7000年前的高庙遗址,那个时候它还只是徽号与图案,到了盘龙城、三星堆的时候则回归现实生活。

金沙出土商周石虎

需要强调,铜兽面并不是头上的面具,而是身上佩戴的护具。《三星堆祭祀坑》说:

“坑内堆放的遗物有一定的先后顺序,根据出土时的堆积叠压情况可分为上中下三层。靠近坑底主要是小型青铜器物、饰件、玉戈、玉璋、石戈等。……较集中地放置在坑的西面,其中兽面、玉戈和玉出土时比较整齐地重叠在一起”。

可见其被小心呵护、关爱有加。三星堆二号坑里的9件青铜兽面原是护心镜功能的装备,每件都特意留出在服装上固定的小孔。此乃高级防护铠甲,并非普通战士都有资格佩戴,9件铜兽面连用则表示礼制的等级(此乃顶级三件套,王者级别),很有可能反映被护卫者的级别。

三星堆二号坑铜兽面(三个三件套)

文献有虎贲的记载。《周礼》说,夏王朝官员中有虎贲氏,周朝也有此官职。古代称宫廷禁卫军的将领为虎贲。现在看来,古蜀的虎贲也大有人在,青铜大立人与铜兽面在二号坑中的呼应关系,足证铜兽面就是带刀护卫的标志物件。这本是源于长江流域的祭祀徽号,其创作来自生活;回归虎贲的标志特征同样取决于生活,是古代先民与自然界长期磨合的生动写照。充分说明,仿生的理念与原始冲动在历史中总有律动,虎的形象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加入不同时代的艺术与人文色彩,成为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。所以,虎年说虎,更让人感悟虎的荣耀和其特有的王者豪情。

虎胆雄心的魄力

众所周知,灿烂夺目的古蜀文明与中国古代其他地区的文明相比,有三个最为突出的特点:

一是青铜文化别具一格;

二是祭祀场景独树一帜;

三是制度创造独领风**。

这是迄今三星堆以外地区从未见过的特殊现象,是古蜀文明长期发展的结晶与成就。创造如此灿烂辉煌的人间奇迹,无疑需要很多条件和因素的支撑,然而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虎胆雄心的魄力和一颗充满理想的心。

当前,三星堆和金沙的强强联合,共同“申遗”,将为虎年增加繁忙,为世界共鉴蜀光传播能量。

(本文作者系著名考古学家卜工,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,暨南大学客座教授)

红星新闻记者|曾琦

编辑|段雪莹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 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